Pinned post

消滅cola暴政!
世界屬於pepsi!!!!

怎麽會有把酥酥脆脆的東西放進湯裏煮的事情!這是犯罪!犯罪!!!!!!!
酥酥脆脆警察,出擊!

看见49校门口抱着遗像的母亲,就想到这一部汶川地震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孩子们不是死于天灾,而是危楼”,家长们没有得到事实和真相。这个母亲——" 我们农民的孩子只有送的这儿来。我们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一辈子流氓,当一辈子流氓都不读这个书,ta还保到一点命呢。"

餅站掛了我還是我掛了(

一部讲述拆村并居问题的纪录片
xinpianchang.com/a11272053

大閘蟹粉是什麽東西,我從來不知道,饞了!!

#招财家今天的饭。
最近是真的有点倒霉,不过竟然在美国买到了蟹粉(斥巨资)。
品质很一般的蟹粉,好多油啊……但是是真的蟹粉!
火速整一碗蟹粉面搭配半斤醋,超好吃!被狠狠的治愈了!

好久不上賭站,因爲發嘟會被封號警告!!

多支持一下端新聞喔

Show thread

來了來了,爺爺奶奶最愛的端新聞終於出了關於「楊笠」的報導

“圍剿楊笠是殺雞儆猴,性別對立是話語偽術”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33

陰天/沒有太陽的晴天 也很棒,比看著陽光舒服

以前總是在夏天與冬天中選自己最喜歡的季節,覺得這兩個都比較“極端”,有個性。春天秋天都很無聊,因為都不怎麼變化。

夏天和冬天都不喜歡,喜歡春天與秋天中不冷不熱的天氣。

外面又下雨了,也是,已經秋天了

起來的時候又出了一身汗 還沒用到一天的被單又要換了

我為什麼看個本子都要跟人對線

读那个衡中状元有感? 

衡水状元那个文章读得好笑又很感慨。之前机缘巧合(读作本人太作)在一个衡水模式的高中读了一年,我在的班上大家基本和我一样都是从放羊高中过来的,所以在我们眼里这所学校简直就是集傻逼之大成者,所以这一年成了我们班和这个学校的荒谬对抗的一年。和学校主要领导基本都吵过架,我对年级组长竖过中指,我前桌和班主任吵架砸了一扇窗户,班长和副校长对线把对方气到当场吃降压药,年级副组长来本班训话一群人带着书走出教室;在班上流传辱校长梗,往校长信箱里扔旺旺雪饼,在黑板上写校长是儿子被监控拍到;晚自习撬开黑板用里面的电视放肖申克的救赎……虽然天天都在骂但是也微妙地有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意思。

但是偶尔闲着聊天,会觉得很细思恐极。我们发现一开始就在这个高中读的学生,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想象其他高中是什么样子了,他们眼里高中就该是这个样子,一个星期只休息半天,不准玩手机不准看课外书,不停地刷题背书。一个星期忙到头连洗澡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很奇怪我们这个班为什么一个星期会被扣那么多分,就像这所学校的老师很奇怪我们班的人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班甚至是唯一一个能去图书馆借书的班。没错,这学校有个还挺大的图书馆,这一年里我这个文盲靠它读了不少书(因为没有手机),我们班的人经常在课间讨论里面有什么书值得借来看的。但是别的班的学生都不允许借书。我们说不能想象在这个学校完全读满三年出来的学生会是什么样,那实在是太恐怖了,人到成年这宝贵的需要有余裕沉淀思考自我的三年就这么被白白浪费掉了。

懷疑是顆粒洗面奶清理不到位(
下次我再不小心買到微塑料產品我是狗

Show older
Casino

澳洲首家線上賭場上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