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如果不義的人生
還有五天
我用它來喝可樂🎵 :cocacola:

@sicbo 胃痛的我應該現在回去躺躺不應該繼續工了對嗎?

感覺是不是賭站只有我沒讀過 mastodon 的代碼了! :ablobpanic:

一早起來我也想感嘆這個世界的 self esteem distribution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我在 Mastodon 最喜歡的一些人都在覺得自己根本不行 :blob_pensive:

今天在學校的某個不用實名的群裡看到一個人暱稱是「可樂」 :blobovo: 這個學校怎麼不經我同意複製我的虛擬人格!!

和鲨鲨的深夜邪恶聚餐
⚠️ 内有邪恶绿色食物

@cola 以後這個圖就是我和可樂被迫害的場景了!!!

所以 

究竟還有沒有人記得 Mastodon 其實是乳齒象

可是我覺得 Lisa solo 的造型很好看耶(對手指

上午剛講了性少數沒什麼特別,半夜就來發發牢騷 

這兩年,我對身為「順直人身邊的唯一一個(已出櫃的)性少數人士」這件事情的厭倦感一直在累積。
有過被極度冒犯的時刻,例如一位(現已絕交的)直男朋友,曾在公眾場合用很大音量對我講「和女生做愛肯定沒有和男生爽吧」;也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時刻,例如被朋友的熟人間接八卦「你和女友誰是 top?」。
還有一些時候,朋友會拿著一段和 gay 的聊天記錄來問我「我這樣會否冒犯到他?」,或者分享一段同性戀做主角的玩笑,問我「我是不是不應該笑?」。會這樣問的人其實已經足夠包容和開放了,只是他們似乎總想借真•性少數的雙眼確認一下,他們的行為或者觀念是否「合適」,彷彿安全地與性少數相處是一門艱深的科學,他們窮盡一生也不能掌握一點皮毛。在解釋之餘,我總是絕望極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有那麼困難嗎?更令人絕望的是我發現確實好難解釋,就拿「能不能問同性伴侶誰是 top」這件事來講,在性愛中有嚴格分工(?)的人或 couple 就比較不會被這種問題冒犯到啊,反而會對被認錯 top or bottom 這件事生氣,但我仍然會認為貿然問別人這種問題是不夠禮貌的,因為你也不知道對方是典型的 top / bottom 還是我這樣的鐵血互攻黨……說完這麼多之後就會被講「天吶,原來需要想這麼多」,從而令我感覺我再度增加了對方和性少數群體相處的成本,並且讓他們看起來更加「需要特殊對待」了。但回過神來之後我就會想到一萬零一個我被問「有沒有男朋友 / 什麼時候交男朋友 / 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的時刻、被女生勾肩搭背我躲開而她們覺得莫名其妙的時刻、被講「她喜歡女生所以不愿意和女生貼貼啦」的時刻(謝天謝地,我只是比較怕和陌生人肢體接觸……)、我女友被當成男的的時刻、我和男生談戀愛被以為是直女 / 總算步入正軌的時刻,還有比這多一千萬倍的我被當成男生的時刻或我被當成女生的時刻……就覺得不是我需要特殊對待,而是人們以為的「正常」根本就是「不正常」的。社交成本這件事……像是在 Steam 裡買遊戲,有一個遊戲常年打一折,有一天早上醒來忽然發現要原價購買了。我很懊惱,可是這個遊戲它本來就是這麼貴。可是人本來就是有許多面向,就算是順直人之間也不存在一個萬能答案,有人喜歡社交而有人想要獨處,有人喜歡芒果有人對芒果過敏,有人認為用假陽具自慰很棒有人看到陽具形狀的東西就性慾全無。我不是同性戀百科全書,也沒有同性戀百科全書這種東西。於是下一個問題就是「我明白,但是,那你們一般會怎麼想?」。好吧……我不懂男同不過也有 gay 不會更注意個人衛生吧。我不瞭解他,看他的反應他應該沒覺得這有什麼,不過下次還是別這樣講啦!trans 也分很多情況啦不一定要變性的……對,也有人有條件做但就是不想做手術啊這都是人家的自由嘛……

試圖使用網路流行語的我:jiojio
我的輸入法自動聯想:kiokio
:blobmojiquestion:

其實喝無糖可樂並沒事(首頁也有很多科普內容了)只是比較難喝

Show older
Casino

澳洲首家線上賭場上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