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花錢還是省錢的我流生活妙招(?

如果有和我一樣無論擁有多少香水都從來不會記得要噴的人可以試試看買香氛沐浴露 :usamaru049: 使用感基本等於用喜歡的香水洗澡,一般來說會有很明顯的「香水感」而不是普通沐浴露的味道。而且很多款留香超——久,出門之前洗澡用可以代替香水,而且發香更均勻更自然 :disneyprincess065: 同樣適合送人因為真的蠻色情的x

通常來說只要按照喜歡的香水買對應的 shower gel 就好了w 價格從 55 AUD - 115 AUD 不等。雖然算cp值可能還是香水比較高,但是香水我買了就是放到過期,用香氛沐浴露絕對不會忘記/浪費還可以增加洗澡樂趣 :usamaru049:

唯一的極限地雷區(圖4):

Le Labo The noir 29 (A$83):basically 是和李時珍泡鴛鴦浴的體驗,味道超強留香還超級無敵久,睡前用它洗澡醒來可以倒默本草綱目 :disneyprincess018:

墨爾本的台灣菜真是難吃到匪夷所思以至於我多次懷疑我是墨爾本唯一的台灣人 :disneyprincess018:

今天的我又在思鄉 :usamaru032:

本來只是睡不著隨便來影廳晃一下結果電梯壞了我下不去了 :disneyprincess018: 被迫在頂樓躺著邊喝酒看動畫邊等待救援 :disneyprincess031:

數次遇到 mastodon 網友想找我做 counseling 或者要發病歷給我看都真的好尷尬好尷尬 :disneyprincess031: 不要預設每一個念 psych 的人都是做諮詢的好不好 :disneyprincess018: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研究方向不禁想問你是犯了什麼罪希望找我問問怎麼能不被目擊者認出來還是想知道監獄裡的風景是怎麼樣的呢 :usamaru030:

每次在 FTL 上看到有人用明明更適合骰寶機的問題去 @ 妙仙包/用更適合妙仙包另一個的功能的問題去算塔羅牌然後得到答非所問的回答,我就彷彿看到別人硬要用 linear regression 而不是 logistic regression 去處理 binary outcome 一樣渾身難受 :disneyprincess018:

男朋友發給我遇到的車牌 ⬇️ 有被傷到 :usamaru032: :usamaru032:

:disneyprincess018: 為什麼我要在同一天面對「一副 Dior 耳釘壞了」和「另一副(絕版)Dior 耳釘掉了一隻」這種事 :usamaru032: (還是左邊那隻,極光哭泣 :winnie023: 是在逼我買新的耳釘嗎 :jokebearemoji30:

翻找過去的照片時總有種恍惚感。曾經習慣於拿起護照就可以走的生活,在時長不過一週的 Easter break 也會從南半球搭 10 小時的航班飛往東京,白天一個人戴著耳機漫無目的地在街頭和鄉間走走停停,晚上和之前在日本念書時認識的朋友約一場電影。

現在卻是遙遙無期地被困在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甚至一間房間。就算日月更替四季變換,這裡的風景在我眼裡卻是被凝固著不會再湧動。

什麼時候世界突然就開始不再相連了呢?又到底哪一天我們才會重新被聯結在一起呢。

請大家雲遊布拉格和布達佩斯 :usamaru049: 希望 COVID 早日結束我們都快點開啟下一趟旅程 :usamaru008:

男朋友起床我跟他哭訴昨晚廁所的巨型蒼蠅翅膀張開有這——麼——大

我:嗚嗚嗚澳洲國境什麼時候開呀我一個人住感覺自己在亞馬遜叢林 :blobcatnotlikethis:
他:吼吼等我回去,這麼大打起來肯定很爽 :blobokhand:
我: :blobcattilt: 是我還不夠澳洲還是墨爾本不夠村,你們坎培拉人已經被訓練到聽到大蟲子會興奮了是嗎 :ablobdundundun:

Show thread

澳洲真是太可怕了 :blobcatnotlikethis: 很難相信自己住在第二大城市的 CBD 居然還需要每時每刻在床頭放置兩瓶殺蟲劑才可以生存下去。之前去朋友家看到他有兩個 vacuums 還問為什麼,然後他解釋說一個 dyson 的是真的拿來吸塵的,另一個是「吸蟲」專用因為靠手和殺蟲劑搞不定 :blobeyes: 今天在家裡和兩隻巨型蒼蠅生死鬥又讓我想起了去年雨夜沒關陽台門跟朋友去看電影然後一開家門玄關牆上停了一排毛茸茸的大蛾子的恐怖故事 :blobcatnotlikethis:

bepolight boosted

〔計網不咎〕

指 mute/block 對方以後還能快樂地用其他號請教對方 CS 問題及抄別人寫的教程 :blob0w0:

因為自己只用暗色所以給賭站速寫了一個暗色版 EVA 主題 :disneyprincess087: 沒有調透明度,base color 也很接近 mastodon 的原始色 :pblobwizard2: 很適合當夜間模式w

fedi 感天動地的友情實錄:像我這種無論哪個帳號的過濾器都會首先添加「庫里」簡繁雙版並 apply to 所有場合、只要在 TL 發現支持金州勇士的人就會馬上 block 對方的激進勇士 anti,居然已經和 @Renn 這位庫蜜和平相處這麼久了。這可能就是長大的標誌吧 :)) 專門發一條 post 表揚我們兩個的互相包容w

bepolight boosted

例外状态 [1]

当年在日本不小心进了女性车厢……过程中确实有人不住地用眼神看我,但我背着80L的登山包,已经习惯性地无视。过了半小时才意识到这件事,默默地滚了出去。

当时的第一感受是,车厢里那么多柔顺的日本女性,居然没有一个能过来对我说傻逼滚出的。后来从另一个角度反思,发现我在很多事情上,已经习惯了和别人不同的样子。虽然有时需要反过头来自省,不要因为另类而沾沾自喜,但至少不会因为自己是否「例外」,而影响自己的选择。而且很多时候并不是我另类,而是其他人没有想过他们遵循的有没有意义。

看到极光说乔乔一度在语言上变得很谨慎,又想起赌站最初建立的理由,就是源于某种对所谓「简中社区」的称呼的不适与反抗(反抗也是种二分法的影响)。其实啊,那些「你用繁体字」「你是澳门人」之类的指指点点,和旅行时在被村里老乡围观,或者日常被人偷偷说「这个人用苹果手机诶」「这个人把青椒当水果吃诶」,是一样的。这些事情本身可能对,可能错,可能无关对错,但它的正确性,与是否被人指摘,并没有关系。这种和周围大多数人的不同,可能确实会对和后者沟通造成障碍;但真到了田野沟通的时候,会发现这种障碍其实很不大。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种样子对不对,但我明确很不喜欢别人仅仅是因为别人的目光,就影响到自己状态的样子。尤其是当发现这种为了他人而整理自己言辞的「谦谨」,可以和某种女性特质关联起来,而所谓「女性特质」也不过是把长久压迫的弱者气质定义成「女性」的时候,就更让我难以接受。

所以不用这样啊,文字上不需要谦谨也不用刻意地张扬,完全无视这方面就可以了。钱玄同去看章太炎,说最近读了某本书觉得有些观点不好,老师怒骂:所有书都有好的和不好的方面,只盯着那些不好的,如何能学到东西?那些只会通过寻找文字中的不严谨,来攻击别人的人,是他们傻逼啊。

-- 赌站史上最长(故意地很不谦谨地用了)简体帖。

[1] book.douban.com/subject/263043

雲晏您未免也太扯了吧 [1],賭站從來沒有一個人用過「支那」或者「支」這個字眼,相反大家都是反對使用這個詞的。因此喬喬看到「支那 instance 爆炸吧」的 post 才會那麼生氣,為什麼發起那個投票 [2] 是我和小嘉聊天聊到這個詞對大陸人的冒犯性才會有的。張口就來「早先你們賭站可是用過這個詞的」,seriously?

到底是誰會撒謊呢 :blobcattilt:

[1] bgme.me/@SherylLin/10560270908
[2] onlycasino.legal/@GhostBirdNot

在青椒討論中走入墨爾本亞超,居然一下就看見右邊貨架上大大的「青椒肉絲」。為了保護像喬喬這樣的恐青椒人士,我當然是把它轉了過來以降低它的傷人風險。

reference: o3o.ca/@georgianachow/10481063

今日成功購入可樂和利賓納 :cocacola: :icedribenawlemon: 賭場飲料雙冠我來痛飲

Show older
Casino

澳洲首家線上賭場上線啦!